距离东极域大比前一个月,七忠院,璞玉玲珑塔——

  “集中灵魂力量,将逼出身体之外战气凝结液化......然后,在凭借着灵魂力量的牵引,吸入体内......在体内循环压缩,最后在丹田当中突破......破!”

  璞玉玲珑塔第七层的某间修炼室当中,叶朝枭正在努力的修炼着,进入九段战者巅峰已经快有两个月的时间,他却迟迟没有选择突破战师,而是选择将自己的修为尽可能的压缩之后,以寻求更加稳定的突破。而此时此刻,他已经完成了进阶战师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步骤——战气液化,如果有人此时此刻在叶朝枭的旁边看着,就会发现,原本流动在叶朝枭体内的战气已经在体外凝结成液体的状态,远远望去,仿佛他整个人都在散发着淡紫色的光芒,整个人就释放出一种神秘的气息。

  将体内战气完全化解为液体状态之后,叶朝枭便同时开启了九言诀的临字境和兵字境,利用磅礴的灵魂力量将那液化的战气重新收拢回自己的体内,这个过程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将那些液化的战气完全吸收,在体内不断的运转周天、不断的压缩,最后全部集中在自己的丹田当中,朝着那丹田当中封锁着自己修为的那一道桎梏突破而去——

  “轰——”

  叶朝枭的脑海当中传来一声通透的声响,周身紧接着爆发出一圈战气,过了良久,叶朝枭的气息才渐渐的平息下来,缓缓的睁开了双眸,双眸当中闪过一道淡紫色的光芒。他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身子,感受着自己体内游荡着的全新的力量,露出了一丝灿烂的微笑。

  “一段战师!”

  战师级别的强者,即使放在青城里面也是好手了,即使是在青城的三大家族当中,战师级别的强者也可以说是中流砥柱的存在,而这一切,只不过还不到两年的时间,确切的说,在这一年零九个月的时间里,叶朝枭从一个只有五段真元力的废物成长为了年仅十五岁的战师,这样的天赋,别说是在青城这样的小地方来看,即使放眼整个七忠院当中也是极其不简单的存在。

  叶朝枭长呼出一口气,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事情,连忙走出这第七层楼的修炼室,匆匆忙忙的从楼上下来,刚刚一出璞玉玲珑塔,就看见十几道身影矗立在璞玉玲珑塔所在的空旷广场上,似乎已经等待他多时。其中都是些熟悉的身影——吴无、萧易寒、凌霄志、白烟若,甚至是楼雨清和向步才,都出现在这里,看见他们的到来,叶朝枭有些意外,不过还没有等他提出什么疑问,白烟若就先开口了:

  “你这小子,原本以为你这次突破战师两三天的时间就够用了,没有想到你居然一口气闭关了大半个月......如果不是副院长拦着,我恐怕都要冲进去看看你的情况了。”

  “额......我闭关了这么久的时间吗?”

  听到白烟若的抱怨,叶朝枭有些惊愕的说道,在突破的时候他一直处于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状态,丝毫都没有感受到时间的流逝,也就是白烟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居然已经闭关了大半个月的时间。不过很快他就从这样的惊愕当中恢复过来,看着眼前的白烟若等人,有些疑惑不解的说道:

  “白哥......你们,不是应该早就出发去参加东极大比了吗?”

  “那还不是因为要等你啊。”

  “等我?”

  “朝枭,这是我和无铭、老陆他们商量出来的决定,这次东极域大比,我们七忠院不仅仅会派出以王榜成员为主的正式队员,还会派遣出一只虽然修为不高但是实力强劲的内院学生组成的预备队;一方面是想要你们长一长见识,毕竟东极域大比这样的盛事是不多见的。”吴无微笑着说道,随后他又顿了顿,压低了声线:

  “另外一方面,无论我们最后能不能碰到静修院,之前都是免不了一番苦战的,虽然大多数的敌人都不是我们的对手,但为了掩藏实力,我们也需要预备队队员来作为掩护。而你,一早就被我预定了预备队队员。”

  “预备队队员?我?”

  听到吴无的话语,叶朝枭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也是到了现在才知道,自己被挑选为参加这次大赛的队员这件事情,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他不免有些慌张,不过他很快就平复了自己的内心,一脸正色的说道:

  “我明白了,老师,我一定会尽我所能,为七忠院争取胜利的。”

  “尽力而为,但还是注意自己不要受伤。”吴无拍了拍叶朝枭的肩膀,笑着说道;自从正式将叶朝枭收为自己的弟子的这一年以来,吴无几乎就是将他视如己出,不仅仅将身为副院长的工作完全卸下来专门的培养他,而且从日常修炼到衣食住行都是无微不至的关怀。这师徒二人的感情也愈发的深厚,与其说两人是师生,倒不如用父子来形容更加的妥当。

  “明白了就好,你的行李已经给你打理好了,这就出发吧。”白烟若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走上前去,将手中的手提箱递给了叶朝枭,叶朝枭下意识的结果了自己的行李,朝着边上看去,在这广场的侧面,已经有着四辆马车停在了哪里。萧易寒、凌霄志等人都已经先一步登上了马车,而正当叶朝枭跟随者白烟若的脚步,就要登上那前往东极城的马车的时候,却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他转过身来,看着站在原地,一脸微笑的吴无,充满疑惑的问道:

  “老师,您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不用了......陆院长已经带着铁云他们先一步出发,你们这一批的带队人是无铭,七忠院总还是需要人来坐镇......”吴无不紧不慢的笑着说道,虽然脸上依旧挂着和蔼的笑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叶朝枭却能够从这笑容当中看见一丝悲伤,但这样的悲伤只不过是持续了一小会儿的时间,就再也察觉不出什么了。顿了顿,吴无叹了一口气,对着叶朝枭,以及已经登上了马车的众人,开口说道:

  “孩子们,向前前进吧......你们的胜利,我已经看见了。”

  “......”

  叶朝枭没有再开口说话,而是重重的朝着吴无行了一礼,一旁的白烟若也郑重其事的行礼,随后两人也登上最后一辆马车,也就是在两人登上马车之后,这只支由四辆马车所组成的小小车队就开始出发,坐在最前面的那辆马车当中的不说别人,正是曹无铭,为了防止静修院在半路上打什么不好的算盘,也就只有由曹无铭一路保驾护航才能够放心。

365棋牌慕辰真金  没有过多长时间,这只小小的车队就消失在了吴无的视线当中,吴无也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这广场,回到了自己的小小院落当中,但也就是在他进门的瞬间,他突然感受到自己的房间当中有着一道熟悉的气息,他的瞳孔骤然收缩——在他的视线当中,出现了两道人影,一人身着墨色道袍,手中持着一根一人来高的法杖,轻薄的面纱戴在脸上,给人一种神秘莫测却又不染凡间烟火的气息;而另外一道身影则是一个已经年近古稀的老者,一身灰色的衣衫看上去没有半点特色之处,仿佛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罢了。看见这两道身影,吴无的眼神却出现了几十年来都未曾有过的巨大颤动,他颤颤巍巍的跪在这两人身前,再以极其颤抖的语气开口说道:

  “弟子吴无......见过宗主、见过福老!”

欢迎大家访问:盒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hezishucheng.com/1_3304/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