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呜呜……他……呜……他一下子就冲了过来,然后……呜……接住了我,结果自己……自己却呜呜……撞到了地上。”胡丽一边抽泣着一边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胡老鬼脸色一变,当即就要发怒,可当看到胡丽那满是泪水的小脸时又不由得心软了下来,只是拍了拍胡丽的脑袋,叹道;“哎……都叫你不要调皮了。”

  “老爹。”胡丽吸了吸鼻子,勉强停下了哭泣,一脸担忧地看着胡老鬼问道,“他不会有事吧?”

  胡老鬼张了张嘴却又闭上了,安慰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

  被一个六岁的小女孩从十多米高的树上落下来砸到,就算是一个成年人也很难平安无事,更何况这么一个瘦弱的小男孩?

  若是那个小男孩留下了什么后遗症,他以后该怎么面对自己的老朋友?

  “放心吧,我已经看过了,他没事的。”一旁的老猎人笑着摸了摸胡丽的脑袋,说道,“只是被撞昏了过去而已,马上就会醒来了。”

  在老猎人刚把小男孩带回家的那两天,小男孩就跟个行尸走肉似的在家里四处游荡,时不时就会“咚”的一声撞到墙上,发出来的声音老远就能听到,刚开始的时候老猎人还颇为担心,后来渐渐也就习以为常了。

  这小家伙的脑袋比石头都硬,小小的撞击应该造不成什么伤害,只是……

  老猎人想起了刚才在给苏格兰检查伤势时看到的一幕……苏格兰的手指上全是血,看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割到的,并不是撞伤。

  难道是……哎……

  老猎人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脸上却是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听到老猎人说苏格兰没事,而且马上就要醒来了,胡丽立马擦干了眼泪,有些期待地看着老猎人问道;“真的?”

  老猎人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去等着他醒来!”说完胡丽便跑出屋子,朝苏格兰所在的屋子赶了过去,走到一半时却又想起了什么,转身朝后山跑了过去。

  此时,客房内。

  胡美正站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苏格兰。

  当胡丽一个人哭着跑回来,对胡老爹说苏格兰出事了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连忙去后山把昏倒在地上的苏格兰带了回来,安置在了客房内。

  两个大人在屋内给昏迷中的苏格兰做着检查,胡丽则是在屋外哭哭啼啼地向胡美说着事情的经过。当胡老爹一脸阴沉的走出来带走胡丽后,胡美则是悄悄溜进了屋内。

  丽丽这次应该会被老爹狠狠教训一顿吧……希望她以后能学乖一点,这丫头实在是太淘气了。

  想到这,胡美又有些好奇地看向了苏格兰。

  听了胡丽说的事情经过后,她其实感到有些惊讶,没想到对方竟然会为了救胡丽而牺牲自己去充当了人肉垫子。

  要知道之前胡丽可是一直都在捉弄对方,而且还做得有些过分。

  这人都不会生气,也不会记仇的吗?

  在好奇之余,胡美心中还有些感动,若是没有苏格兰的舍身相救,也许现在躺在床上的就是自己的妹妹了。

  这时,几根混杂在苏格兰头发里的杂草引起了胡美的注意,想来是他为了救胡丽而摔到地上的时候沾上的。

  她想把杂草从苏格兰的头发里取下来,但手却

  够不着。这床是为了大人而设计的,对于一个六岁的小孩子来说确实大了些,也高了些。

  于是胡美脱掉鞋子爬到床上,双手撑着跪在了枕头边,认真地在苏格兰头发里翻找起了杂草。

  这时,胡丽正好拿着苹果走了进来。

  之前在后山时,看到苏格兰被自己撞昏后,胡丽慌了神,扔下手中的苹果就跑了回来,现在听到苏格兰没事了,她又去把苹果找了回来。

  她要把这个最大最红的苹果送给救了自己的苏格兰。

  然而刚一进门,她就看到自己的姐姐正趴在枕头上,脑袋和苏格兰越靠越近……这就是胡丽所说的“偷吻”的由来。

  后来苏格兰果然如老猎人所说的那般没过多久就醒了过来,身上也没留下任何后遗症。

  晚上,当众人坐在一起吃饭时,胡丽挨着苏格兰做了下来,拿起碗筷给苏格兰喂起了饭,还不时用手巾给对方擦着嘴巴,看起来就像是正在精心伺候老爷的小丫头。

  看到这一幕,胡老鬼不由得一阵好笑,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要好了?”

  “因为他救了人家,而且……”说到这,胡丽犹豫了一阵,但还是鼓起勇气面带愧疚地说了下去,“而且之前人家给他修剪指甲的时候,不小心弄伤了他的手,所以……”

  听到这话,老猎人愣了愣,随即脸上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笑。

  胡老鬼却是想到了什么,看向了苏格兰的眼睛,随即愣在了那里,有些震惊地说道;“小家伙,你的眼睛……”

  从那双眼睛中,他并没有看到什么蓝天大地海洋,有的只是熊熊燃烧的火焰,以及无尽的尸山血海,看起来疯狂而又恐怖。

  “老爹你也看到了?!”胡丽有些兴奋地说道,“他的眼睛很漂亮对吧!里面有好多漂亮的小花呢!”

  小花?!

  听到胡丽的话,在场的其他三人都不由得一愣,随即面面相觑。

  ……

  伴随着胡丽的诉说,胡美也回忆起了她们和苏格兰第一次相遇的经历。

  她不由得抬起头看向了苏格兰的眼睛。

  现在她在苏格兰眼中已经看不到那片美丽的星空了,只能看到自己的倒影,以及那满溢而出的爱意。

  苏大爷从格兰的眼中看到了元界;丽丽从格兰眼中看到了随风摆动的雏菊;自己从格兰眼中看到了一片星空……为什么每个人看到的东西都不一样呢?

  这时,胡丽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姐,实话实说,你当时是不是真的想要偷偷亲格兰,你在看到格兰的第一天就喜欢上他了吗?”

  因为第一次相遇时看到的那一幕,胡丽以为自己姐姐喜欢上了苏格兰,从那之后就一直在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情感,给那两人制造着机会。

  胡美沉默了一阵,说出了和以前一样的回答;“我当时只是想把格兰头发里的杂草拿出来而已。”

  “真的吗?”胡丽追问道,“现在我们已经和格兰在一起了,就算说实话我也不会再笑你了。”

  “事实就是这样。”胡美说道,“我是后来才渐渐喜欢上格兰的。”

  “是这样啊……”胡丽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在听了这么多次同样的回答后,她终于是相信了胡美的话,“那我岂不是白走了那么多弯路。”

  “是的,蠢丫头。”

  “那某人可得好好补偿我一下。”说完,胡丽紧紧抱住了苏格兰,似是要把以前让出的份都给补偿回来。

  苏格兰笑了笑,一只手轻轻抚摸着胡丽的长发,另一只手紧紧抱着胡美。

  刚才胡丽说起的那段记忆,他其实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365棋牌慕辰真金  在忆烟阁找回的那段记忆(第二百五十三章),让苏格兰知道了自己并不是这具躯体的真正主人。当初和那两姐妹相遇时,他应该是才从这具身体中醒来不久,记忆和意识都还有些混乱,对身体的感知和控制也不够清晰,所以看起来才呆呆笨笨的,对疼痛也没有什么反应,对那段时间的记忆,他也没有了任何印象。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两姐妹就已经在他身边陪伴了他很长的时间了。

  所以,能听到胡丽说的这段回忆,他感到很高兴,觉得自己找回了一件很珍贵的东西。

  “还有一件事是我后来听苏大爷和老爹聊天时说起后才知道的。”胡丽突然开口道。

  “当时苏大爷注意到了格兰手上的伤,以为我们不待见格兰,所以在欺负他……他本来是打算自那之后就不再带格兰来看我们的。”

  说到这,胡丽眼中竟泛起了点点泪光,双手紧紧地抓着苏格兰,似是怕苏格兰会从手中逃脱一般。

  “每次想到这我就感到无比后怕,我们和格兰的初次相遇,差点就成了见他的最后一面,真的就差了那么一点,要是我当时隐瞒了事实,要是我当时差了那么点勇气的话……”

  “格兰,对不起,姐,对不起,差点就连累了你。”

  说完,胡丽把头埋在苏格兰怀里大哭了起来。

  她是真的被吓到了。

  他们之间这么多的回忆,这么多的经历,这么多的幸福时光,当初竟差点就因为自己的粗心大意而不复存在。

  苏格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轻轻抚摸着胡丽的后背,眼中也流露出了丝丝恐惧。

  胡美在一旁看着眼前的一幕。

  她看到了苏格兰眼中胡丽的倒影,也看到了苏格兰眼中的情感变化,突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胡丽还有苏大爷,都以为从苏格兰眼中看到的景象是源自于苏格兰的。

  现在看来也许并不是。

  在她们直视苏格兰的时候,苏格兰也在直视着她们,所以——他们看到的,也许是自己在苏格兰眼中的倒影。

  丽丽天性活泼可爱,所以看到了随风摇曳的雏菊;苏大爷喜欢四处游历,所以看到了整个元界;自己喜欢宁静性格柔和,所以看到了夏日夜空……

  想到这,胡美全明白了过来。

  那时的苏格兰,他的眼睛就像是一面镜子,一面能映射出眼前之人灵魂的镜子,但却映射不出自己。

  现在的苏格兰,眼中已经没有了那些景象,取而代之的是属于自己的情感,他的眼睛依旧是一面镜子,但却只会映射出自己的内心。

  胡美更喜欢现在的苏格兰,因为这样的苏格兰给人的感觉更真实,让她觉得他就在自己身边,是个真正的人,而不是一道虚无缥缈且无法抓住的风景——她会在那之后慢慢喜欢上苏格兰也是这个原因。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胡美其实比胡丽更怕失去现在的苏格兰。

欢迎大家访问:盒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hezishucheng.com/1_2782/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