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飞,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长老会的一致意思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不知你意下如何?”

  大长老陈山鸣登门拜访,和颜悦色的和顾辰讲述了昌西郡矿脉的事,颇有商量的语气。

  实在是不得不商量,顾辰虽然只是陈族新晋的长老,但背后却有洛门大先知这位圣人靠山,甚至只有他能联系到大先知。

  陈族想争取昌西郡矿脉的利益,没有圣境强者撑腰是不行的,所以他们必须来探探顾辰的口风,最好能得到洛门那位圣人明确支持的意思。

  顾辰听完长老会的想法,只是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像是在思考,给人一副成熟稳重,气度不凡的感觉。

  陈山鸣看着这一幕暗暗点头,老实说云飞这位后辈他一直都极少接触,就是他回来族里后也交流不多。

  这些年他跟着洛门的大先知,别的不说,至少身上没有族里其他后辈的那种毛躁。

  “玉族和两大圣地已经抢占了先机,陈族这些年又一直蛰伏,不知大长老有几分把握拿下昌西郡的矿脉?”顾辰思考了一会,斟酌着问道。

  “云飞你常年不在族中,有些事情不清楚也不奇怪。”

  陈山鸣脸上流露出几分傲然之色,说道:“我陈族虽然避世,但在外其实还是暗中培养了一些势力的。而昌西郡原先并不受朝廷和两大圣地重视,反倒利于我陈族暗中培植势力。”

  “哦?昌西郡有我族的势力?”顾辰听明白了大长老的意思,颇为意外。

  “不错!说来之所以在昌西郡暗中培养我们的人马,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我陈族有一天在玉朝待不下去了,可以经由昌西郡逃亡晟朝,不对,现在应该称作沛朝。”

  “因为这事关系到陈族的逃亡计划,所以我们在昌西郡培养的势力一直藏得极深,确保没有任何组织能查出这层关系网。”

  “经过多年的发展,那支势力在昌西郡本地已经有了不小的能量,我们可以经由他们插手昌西郡矿脉的争夺,合理合法,朝廷和两大势力也无法说什么。”

  “唯一有点可惜的是这支势力就会从此曝露,但只要能成功夺得那座庚金矿脉,一切就是值得的!”

  陈山鸣如实道来,有些多余的话没有说。

  如今陈族已经与沛朝结盟,世人皆知,若有朝一日陈族真遭受玉朝各大势力的围攻,他们也必然会提防逃往沛朝的路线,在昌西郡的暗棋相当于没有作用了。

  而若借着这一次机会光明正大的夺得昌西郡矿脉的所有权,那么不仅陈族能获得大量的资源,这支势力也能更好的利用起来,不仅是能帮忙开采矿脉,也能与沛朝形成更紧密的联系。

  当然,玉族必然会提防这点,但只要有洛门那尊圣人在,他们最多搞一些小动作罢了,难不成还敢挑起战争?

  陈山鸣对玉族有着很深的认知,此族富裕惯了,又背靠牧族这座大靠山,少有忧患意识,更不愿与人真刀真枪的拼。

  至于两大圣地,昌西郡远离他们的基本盘,真被陈族拿下了,他们也只能望洋兴叹!

  总而言之,有在昌西郡暗中培养多年的势力帮助,他们拿下矿脉的几率极大,这也是陈族重新崛起的大好良机!

  “如此说来,大长老把握极大了?”

  顾辰听完大长老所说,眉头却不自禁的一皱,似乎有些不乐意。

  “那是自然!云飞,该说的老夫都和你说了,这次可是我陈族重新崛起的大好机会,你觉得怎么样?那大先知会支持我们的做法吗?”

  陈山鸣眼巴巴的看着顾辰,内心充满了期待,没有注意到顾辰微妙的表情。

  “这……大先知心思如深海般不可揣测,往往别人才走了一步,他就看到后面的三步了,所以我也不敢妄言他是否会支持。”

  顾辰有些犹豫,眼见陈山鸣神色变得紧张,又立马道:“这样好了,我尽快传讯询问大先知,得到他那边的反馈后,第一时间通知大长老你。”

  “好,不知需要几日功夫?要知道事不宜迟,兵贵神速,要趁着昌西郡的局势明朗前动手才行。”陈山鸣热切的问道。

  “最快三日,最迟五六日吧。在大先知传讯之前,大长老还请稍安勿躁。”

  “好,老夫等着!”

  陈山鸣点了点头,随即起身,亲昵的拍了拍顾辰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云飞呀,族里的情况你也是知道一些的。那么久以来因为避世不出,我陈族一直遭到各大势力的打压,地盘和所能获取的资源都越来越少。”

365棋牌慕辰真金  “要维持一个庞大家族的运转是很不容易的,长老们修炼要钱,培养子弟要钱,方方面面都要钱,而资源却越来越少!不夸张的说,我陈族都快断粮,玉族子弟辈都能享用到的三元丹,我这大长老还得盼着年节才能分上几颗呢!”

  “这回我们若能顺利拿下那座庚金矿脉,那我陈族犹如久旱逢甘霖,资源有了,族群重新崛起的希望就大了。而到时,你会是第一大功臣,绝对不会亏待了你,到时三元丹管够!”

  “所以呀,你在大先知面前多说说好话,务必促成此事,看你的了!”

  陈山鸣好一番肺腑之言,也是真把顾辰当成了自己人,连自身尴尬的境遇都说了出来。

  “大长老放心,我一定尽心尽力。”

  顾辰闻言只能点头,陈山鸣听完放心了不少,很快离去了。

  目送着陈山鸣远去的身影,顾辰暗自叹了口气。

  他早知道陈族因为长久的避世处境艰难,但也没想到都难到了陈山鸣口中的程度。

  怪不得凭借惊才绝艳的陈圣留下来的强大传承,陈族还那么多年都无法诞生另一位圣者,实在是穷呀!

  修行虽讲天赋和悟性,但没钱也是寸步难行呀!

  没有钱,又哪里来的丹药突破瓶颈?

  没有钱,后辈子弟的修炼速度又如何赶得上其他势力?

  真正不需要借助外物的天才毕竟是少数,所以顾辰很能理解大长老的处境,很能理解陈族长老会迫切的心情。

  然而,虽然他对他们表示同情,但这个忙,他是不会帮的。

  确切的说,昌西郡矿脉的消息是他前几日离开神游界前特意留给泥菩萨,让他找人暗中转告给两大圣地的。

  也就是说,两大圣地与玉族如今在昌西郡的冲突是他有意挑起的,只是双方并不知情。

  陈族得知此消息后可能会有所意动,这一点他是猜到了的,也准备好了应付大长老,让他放弃矿脉的说辞。

  然而没想到的是,陈族竟刚好在昌西郡暗中拥有自己的势力,夺得矿脉的希望极大,一时他先前准备好的说辞显得有些牵强了,若强硬拒绝,陈山鸣会怀疑他的立场。

  因此他只能先敷衍他,说要请教大先知后再答复,实际上他根本不会联系大先知,这件事他早定下了,陈族不能卷入昌西郡的冲突!

  他有他自己的计划,这计划暂时不能告诉陈族,甚至事成之后也不打算让他们知道。

  等过几天陈山鸣再来烦他,他也只能用大先知的名义拒绝他!

  至于陈族会不会因此对他心生间隙他顾不上了,他只知道,陈山鸣不敢反对大先知的意见,这就够了。

  :。:

欢迎大家访问:盒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hezishucheng.com/1_2693/19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