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天境的气息暴涨至半步半神境,其气息一时间比金蝉子更加的恐怖!

  东皇族的一帮长老也忍不住皱眉,他们没想到,他们的宫主居然在这个时候突破了!原本面对金蝉子那恐怖的气息显得有些胆怯的他们,瞬间见到了希望。

  “哈哈……突破了,我突破了。忍受了数万年,终于等到今天了。”宫天境大笑,随后冷冷的盯着金蝉子:“今日,无论如何你都得死。”

  他的境界虽然现在还没有金蝉子那般强大,但是因为他一连跨过了数个境界,引来了劫云,其气息足以横扫世间一切,所以他此刻根本不惧金蝉子。

  “八尾鱼眼,泯灭。”因为进入了半步半神境,宫天境的眼瞳变成了青色,和真正的八尾鱼眼相差无异了。

  只见他身后的劫云涌动,其中的雷电疯狂的朝他汇聚。他伸出一指,那汇聚进他体内的狂雷化成雷龙全部击打向了金蝉子。

  “聒噪!”金蝉子眼中的杀意不减反增,他很愧疚,若是他早点赶来,或许秦瑶和向天歌就不会死了。所以他愤怒的振翅,带起的火浪直接把雷龙抵挡了下来。

  “哼,还没结束了呢。”宫天境见雷龙被挡,丝毫不慌,眼瞳再次转动,以八尺逆反将金蝉子的火浪转移到了金蝉子的身后。

  他又命令一帮长老全部服下入帝丹,强行提升境界,一起动手将金蝉子斩杀。

  顿时,金蝉子压力大增,他刚才在抵挡阳蚀时,便用了大半功力,现如今抵挡一个宫天境差不多已经是极限,虽然武帝境对于他来说是土鸡瓦狗,但是现如今的情况下,多了数个武帝参战,他也感觉有些棘手。

  “我说过,今天要斩了你。”见金蝉子明显战力不如刚才,宫天境冷道,身后的劫云再次涌动,雷龙也再次击向了金蝉子。

  只是,雷龙还未击中金蝉子,便猛然自己破碎了去。随后宫天境也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宫主…”

  见状,一帮长老慌了神,他们现如今可都指望宫天境活命啊,若是宫天境战败,他们不可能有活命的机会。那可是神灵,神灵间的战斗,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染指的了。碰到金蝉子,他们只有逃命的份。

  “你太心浮气躁了,为了击败我,不但强行一连跨过数个境界,还在气息不稳的情况下,连续运功,现在你已经功力气血紊乱,功力涣散了吧?”金蝉子淡漠的道:“此战过后,即使你不死,也会跌落数个境界,终身不得前进一步!”

  宫天境虽然积累了数万年的灵力,但是根本不足以让他提升到半步半神境,能到达这个境界,完全是他强行提升的缘故。

  “休得胡言,你还是乖乖的纳命来吧!”宫天境压制翻滚的气血,更是使出了天宫道文和九幽气,准备金身斩杀金蝉子。

  天宫道文总共有八字,他用出了阵字真言,瞬间将身躯强度硬化,而身躯之上覆盖着厚厚的九幽气,每一击都有着斩断一条河流的威力。

  “砰砰…”两人在虚空打得难解难分,而一旁的东皇族长老们大多数只有看戏的份,只有少数几个强行提升到了武帝境的人才能偶尔插上一手,不过更多的是在一旁观望着,等待最佳机会给金蝉子致命一击。

  金蝉子到底是要比宫天境强,直接斩断了他的一根手臂,而金蝉子只是受到了一点皮外伤而已。

  而宫天境居然一点也不恼怒,反而越战越勇,到了他们这个境界,丢掉一掉手臂根本不影响多少战力。

  两人再次碰撞在了一起,可以说,这是数十万年来,天元大陆上第一次发生神灵间的战斗。

  这一幕太过震撼了,其波动几乎是席卷了大半个天元,以封魔谷为中心,百万里地被夷为平地,而百万里以外,仍旧是一片狼藉,大地到处是裂缝和坑洼,这绝对可是算作是一场灭世的灾难了。

  宫天境虽然要弱上一筹,可是有着一旁一帮长老们的不时帮助,倒也和金蝉子打得平分秋色。

  只是,他们已经打了快一个时辰了,若是再打下去,阳蚀就快过了。

  “宫主,阳蚀马上就要结束了…”有长老提醒道。

  闻言,宫天境身形暴退,与金蝉子拉开了距离,而后冷冷的望着天边已经明显变弱的阳蚀之力,面色陡然变得森寒起来。

  “既然你不肯束手就擒,本尊就将你生生炼化!”宫天境八尾鱼眼再次转动,眼中将笼罩封魔谷的神禁阵法瞬间就拓印了出来。

  虽然这阵法是楼镯的,但是他的八尾鱼眼想要拓印出来并不难!只是耗费了他大半灵力罢了。

  血王走了,没有了血盾阵法,但是他知道神禁阵法同样能够炼化人,且不比血盾弱多少,所以他直接将拓印的神禁笼罩了金蝉子。

  “以封魔谷为炉,以十大势力精气为引,再以这是金乌的血为药!祭献给魔神!”顿时,整个封魔谷躁动,本就已经变为平地的大地疯狂的颤抖了起来。

  “轰…”足有十万里的大地从地面拔地而起,缓缓升向了虚空,在向虚空升腾时,大地不停的变幻着,不多时就自主的变成了一尊鼎。

  金蝉子赫然被困在那鼎中,鼎上,还有着神禁阵法加持着。

  “宫主这是要强行炼化这只金乌啊!”

  “宫主疯了,真的疯了,他这样做,无非是同归于尽的局面,这样强行炼化金乌,即使炼化了,他恐怕也会陨落的。”

  “快走,快走…你们忘了刚才那些人的下场了么?被宫主当做祭品给祭献了,若是炼化不成,宫主肯定也会拿我们当做祭品的。”

  有长老惊惧的道,宫天境这手笔实在太大了,大得惊天地泣鬼神,这根本不是在用实力击杀对方,而是在赌命了。

  这些长老也反应了过来,纷纷面露惧色,朝天边退去,可是宫天境此刻本就是强行炼化金蝉子,需要庞大的灵力支撑,所以他怎么可能放任这帮长老离去呢?

  “哼,东皇族养了你们那么久,现在正是你们回报东皇族的时候了。”他一边维持着神禁,一边大手一抓,直接抓回了那数个境界最强的长老。

  “宫主饶命…宫主饶命啊,若是我们都被当做了祭品,那日后东皇族便无人了!到时就算你光复了东皇族,称霸了整个天元那又有何用?”

  “是啊,宫主,我们可是东皇族的支柱,若是就这样被您当做祭品,那日后东皇族可只剩下你一人了!”

  几个长老瑟瑟发抖,不停恳求道,因为他们清楚,宫天境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哼,你们根本无用武之地,我光复东皇族后,自会招兵买马,光大东皇!”宫天境冷笑,毫不留情的将这些长老的身躯抽爆了去,而后运转九幽气,将这些长老化成的血雾全部吞噬。

  “现在,该你了!”吞噬几个长老后,宫天境的气息又涨了几分,刚才耗损了一半的灵力也恢复了差不多了,所以他的眼神是越发森寒。

  现在,离阳蚀结束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了,他不敢再有丝毫保留,全身的灵力运转,操控着他拓印出来的神禁阵法,疯狂的炼化着金蝉子。

  而因为有神禁阵法在,金蝉子竟然一时间无法挣脱而出,只能在其中承受着神禁越来越庞大的压力。

  “哈哈哈…我东皇族终于能够光复了!”

  “啾啾…”鼎内,发出了金蝉子的哀鸣,他是真的被困在了其中,阳蚀之前他肯定会被炼化的!

  “祭!”一个道出,宫天境的气息开始疯狂锐减,因为他将所有的灵力全部运转到了神禁上,他在生生的抽取金蝉子的精气一点点的祭献了魔神!

  他所谓的魔神,正是此刻手他中出现的九幽玉牌….

  当金蝉子的精气被吸入九幽玉牌后,阳蚀的最深处,虚空数万丈高的地方,一个黑色旋涡缓缓浮现。

  旋涡犹如来自另一个时空,连接着另一片天地!透过旋涡的空洞可以见到,其中漆黑一片,犹如恶魔的巨嘴。

  浓郁的九幽气开始从旋涡中肆虐出来,与天元大陆上的灵气产生了疯狂的排斥,两者相抗,不停的冒着青烟!而九幽气要略胜一筹,所以对抗了一阵后,灵气选择缓缓退去,九幽气则是迅速的占领了封魔谷这一带。

  神禁内,金蝉子痛苦的挣扎着,他的精气在一点点的流失,若是继续这样下去,他真的会死的。

365棋牌慕辰真金  而宫天境同样如此,虽然他不是被别人炼化,可是他强行炼化金蝉子,不惜耗费庞大的灵力,以他现在的灵力,根本不可能强行炼化金蝉子的,所以他是在赌命,仅仅一瞬间他的灵力都消耗一空,那些被他吸收的长老的灵力也并未支撑多久便消耗一空。

  他现在几乎是强弓之弩,继续这样下去,他也会死的。

  “多么精纯的九幽气啊!”然而,他接过一丝九幽气在手中,极为享受的道。对于灵力即将耗空,他根本不惧,因为他在等待一个时机,一个能够金蝉子彻底炼化,而他也能不死的时机。

  最后,他的灵力终是枯竭,犹如大漠中的水,根本压榨不出一滴!到了这一步,他选择了燃烧生命。

  因为他清楚地知道,只要将金蝉子炼化,即使燃烧了生命也无妨,因为只要九幽气彻底来到了这片土地,他就能逆天改命,无视燃烧生命后会死亡的结局。

  “死吧…”宫天境的身躯上出现了绿色的火焰,那便是生命之火,正在一点点的燃烧。

  顿时神禁的威力暴增,直接压得其中的金蝉子乱了方寸,不停撞击那大地化成的大鼎。

  仅仅数个呼吸,大鼎内便没了金蝉子的动静!

  宫天境知道,金蝉子已经被彻底炼化了,他终是松了口气,敞开双臂,任由那些从天而降的九幽气将他笼罩。

  “就凭你,也想杀我兄弟?”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令天地为之一震的声音从天而降!一尊万丈庞大的虚影举着巨剑,直接朝那大鼎斩了下去。

  :。:

欢迎大家访问:盒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hezishucheng.com/1_2634/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