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临城帝宫所所司:裴济舟!”

  宋家家主宋河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将那披发老者的身份道了出来,而这个名字,对于他们这些道临城的家族修者来说,简直是如雷贯耳。

  每一个在道临城的修者,你可以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但有一个势力却打死也不能招惹,这个势力就是帝宫所。

  这不仅仅是因为帝宫所背靠苍龙帝宫,更是因为道临城帝宫所所司裴济舟,乃是道临城的第一强者,若是谁敢惹其不快,必然会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宋河就知道一件隐晦之事,那是一个曾经在道临城还算不俗的家族,因为得罪了帝宫所,最终整个家族消失得无影无踪,连痕迹都没有留下。

  虽然这件事乃是一件无头悬案,但像宋河这样心思敏锐之辈,尽都相信那乃是帝宫所所为,甚至可能是帝宫所所司裴济舟亲手所为。

  自从那次之后,数十年来的道临城,敢招惹帝宫所的从所未见,甚至像宋河这样的大家族之主,都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那位帝宫所的所司了。

  没想到今日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得见,感应着裴济舟身上还未消散的突破气息,某些围观修者的脸色,不由变得更加敬畏了几分。

  “你就是道临城帝宫所的所司?”

  或许也只有身为当事人云笑,才不会将裴济舟的出现当成一回事了,听得他口中依旧平淡的声音发出,这位帝宫所的所司大人,两眼之中不由射发出一抹精光。

  “就是你,伤了我帝宫所的大长老?”

  裴济舟并没有正面回答云笑的问话,那样未免让他有失身份,不过他刚刚开口的问话,却是选择性地忽略了那三个已死的花家修者。

  说来也是,在裴济舟这样的人眼里,任何除帝宫所本身之外的附属家族,都只能算是走狗罢了,一两条狗的死去,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更何况一段时间之前的花家家主花不折,还只是一个化玄境中期的蝼蚁罢了,对于这样的蝼蚁,若是能咬人两口也算不错,被人踩死,也不会让裴济在太多的动容。

  因此这位帝宫所所司更为关心的,还是明长老的伤势,这位一直都是他的左膀右臂,也替他暗中做过许多见不得多的事,他还是相当看重的。

  说实话,之前要不是裴济舟处在突破的关键时刻,说不定他都会及时出手保得明长老不受伤,但是现在嘛,一切都已经晚了。

  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突破契机,都差点被那突然打上门来的粗衣小子破坏,裴济舟心头就有着一团怒火在熊熊燃烧。

  毕竟这么多年以来,道临城帝宫所在裴济舟的领导之下,已经没有人敢轻易招惹,而那些脑子有水胆敢得罪帝宫所的人,早已经化为枯骨了。

  “所……所司大人,他……他就是云笑!”

  见得所司大人似乎不太清楚对方的身份,勉强提起一口气的明长老,第一时间就将云笑的身份指了出来,顿时让得这位所司大人眼中的怒光,转眼之间变成了兴奋之光。

  “云笑?云笑!”

  先是一愣的裴济舟,和刚才的明长老一样,下一刻自然意识到了云笑这个名字所代表的意义,这可是一桩从天上掉下来的大功啊。

  作为道临城的所司,裴济舟的追求明显是要比明长老等人更高,他可不想一辈子窝在这小小的城池之中当一个所司,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去往帝宫总部。

  尤其是在裴济舟一朝突破到半步洞幽境的时候,他的这种野心无疑是得到了更大的滋生,只觉自己去到帝宫总部,只是差一个契机罢了。

  现在这个契机竟然就这么砸到了自己的脑袋之上,这让裴济舟有着一种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的感觉,这刚想要瞌睡,怎么就有人送来了枕头呢?

  “你自绝吧,或许还能留得一个全尸!”

  云笑似乎完全没有看到裴济舟眼眸之中的那抹狂喜之色,他前来这道临城,就是为了覆灭帝宫所,打响反攻苍龙帝宫的第一炮。

  甚至这一次云笑都没有隐藏形迹,更没有易容改装,他就是想要让人知道,高高在上的苍龙帝宫,并不是不能撼动的。

  而这撼动的起点,就从这道临城开始吧,在此后的一道时间内,这片区域的各大城池帝宫所,都将不复存在。

  说实话,云笑这句话并不算是危言耸听,一些和他敌对过,最终却遭受无尽痛苦而死的敌人,在临死的时候,恐怕都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在一开始就自绝而死吧?

365棋牌慕辰真金  只可惜这道临城帝宫所的所司裴济舟,一来根本感应不出来面前少年的真正修为,二来也不知道云笑曾经击败过洞幽境初期的帝子洛尧,铸就了他此刻的无知和不自量力。

  何况就算裴济舟听说过一些蛛丝马迹,也只会将之当成谣言,在他们这些帝宫所修者心中,帝子洛尧就是九重龙霄的第一天才,怎么可能被另外一个天才击败呢?

  “放心吧,就算你不自绝,我也会留你一个全尸的!”

  因此在下一刻,裴济舟口中说出来的话,仿佛是对云笑刚才话语的回应,只是那其中的威胁之意,让得不少人都机灵灵打了一个寒颤。

  在这个世上,尽有一些比死还要难以承受的痛苦,看来这位帝宫所的所司,是想将那些属于道临城帝宫的酷刑,一一在云笑的身上用上一遍了。

  而且裴济舟还知道,一个死的云笑,远远比不上一个活的云笑有价值,如果能将一个活的云笑带回帝宫总部,或许这件功劳的作用才能得到最大化。

  “唉,这还真是不知者无畏啊!”

  听得裴济舟之言,云笑不由无奈地摇了摇头,而与此同时,那位帝宫所所司,已是有了第一步的动作。

  唰!

  只见从裴济舟的手中,陡然抛出一张看起来薄如透明的丝网,隔着数丈的距离就朝着云笑当头罩了过去,看起来颇为的随意。

  “是所司大人的圣阶中级武器:冰蚕天缚!”

  其中一名帝宫所长老眼前一亮,看来是曾经见过裴济舟施展这件特殊束缚武器的,而且口气之中隐隐有着一种兴奋。

  所谓的冰蚕天缚,说白了就是一种蚕形的圣阶脉妖喷吐出蚕丝,再用一些天材地宝炼制而成的一件武器。

  只不过一个只有半步洞幽境的裴济舟,竟然拥有一件圣阶中级的特殊武器,倒也从侧面说明了帝宫所的底蕴深厚。

  但只有那些帝宫所的长老们才知道,所司大人这件束缚丝网,其实是一个家族的传家之宝,最终被帝宫所灭掉,这才成了裴济舟的囊中之物。

  甚至那个家族之所以覆灭,也是因为怀璧其罪,只是这样令人不齿之事,这些帝宫所的长老们自然不会到处乱说,外人也不得而知。

  将这件束缚武器据为已有的裴济舟,更是如虎添翼,看来他并没有太过看轻那个大名鼎鼎的粗衣少年,一上来就用出了自己最为拿手的束缚武器。

  在裴济舟看来,一旦那小子托大,被冰蚕天缚给束缚住,那今日之战便算是结束了,以冰蚕天缚的束缚之力和坚韧程度,就算是一些洞幽境层次的强者,也不易挣扎得开。

  只不过对上洞幽境强者的时候,以裴济舟这半步洞幽境的修为,冰蚕天缚根本就不可能束缚得住那样的强者,最终落败的也只会是他。

  这就是武器一道不被大陆修者视为主流的原因所在,一件武器的强弱,主要不是取决于武器本身,而是掌控武器的人。

  试问一个天阶三境的修者,手持一件圣阶高级的武器,你就说他能够战胜一名化玄境初期的强者了吗?答案明显是不能!

  修为高强的修者,举手投足之间,或许都能施展出武器的威力,摘花飞叶皆可伤人于无形,就像是之前云笑施展的灵魂湮灭手段一般。

  不过在裴济舟看来,眼前的这个粗衣小子,根本不可能是洞幽境的强者,看其年纪比洛尧还要年轻近十岁,又怎么可能达到那样的层次呢?

  因此裴济舟胸有成竹,尤其是当他看到自己的冰蚕天缚,在飞临那小子身前数丈之时,对方依旧没有躲避的意思之时,他就知道大势已定。

  唰!

  只见在裴济舟手中印诀变动间,那刚刚看起来飞行缓慢的冰蚕天缚,转眼之间速度暴增了数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个粗衣少年给当头罩在了几乎透明的蚕网之中。

  “结束了!”

  看到粗衣少年已经落入了自己的掌控,裴济舟也不由大大松了口气,毕竟云笑名声在外,乃是他龙帝宫通缉了一年多都没有抓到的狠人,他先前一直没有把握能将之擒住。

  至少在裴济舟看来,就算自己最终能战胜这粗衣少年,应该也不会这般轻松,可谁知道仅仅是施展一门冰蚕天缚,就将那小子擒住,这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啊!

欢迎大家访问:盒子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hezishucheng.com/1_2481/2469/